縱然以為可以遺忘的一幹二淨

從多久時,開始字裏行間的出現一個人的名字,從此這幾個字成為了每篇文章必書的溫柔。可是時光從容依舊,但是人兒早已離分。愛恨情仇在時光面前都會漸漸模糊,溫柔又何能捱過歲月的侵蝕,只能暫淺、消弭。人生中有那么幾個可以供以回想的故事,但是每一次回想都會刺痛自己的心。縱然以為可以遺忘的一幹二淨,殊不知在尋常的刹那間還是會忍不住的落淚。

三月門扉、時光向晚,邀春燕送去錦帛,上面寫滿了思念。遇見是春水初生,思念是春林初盛,待到離別,才發現春風十裏都不如你。當初,義無反顧,掙脫世俗的枷鎖,相守在一起。不求一世長安,歲月清明,但求世事無過,日子疏淺。可後來才懂得,不管你的誓諾是小是大,唯擁有一顆恒久不變的心才能允以實現。

前世,也許是我牽一匹白馬,踏過絨花落滿的路徑。今生,一定是你執著素筆,拾撿記憶的畫卷。前世,也許是你菩提樹下,虔誠素願的祈求。今生,一定是我靜坐堂前,俯讀經卷,參悟知見。不知道其間有著何種聯系,但是我們都曾走過相同的路徑、都曾到過相同的地方、都曾經擁有相同的祈求,無論前奏有多長,但終歸會相遇,或早或晚。

日子晚了成夕陽,人兒晚了卻化作生離死別。

一抹相思淚,碧階滴無痕。

忽而歲月晚,相見欲生恨。

有多少遇見,是珍珠細露墜然葉底;有多少遇見,是茗茶香飄卻無聲無味;有多少遇見,是城西角下梧桐放走清秋;有多少遇見,是陌上看花且早歸;有多少遇見,是詩句裏藏頭;有多少遇見,是菩提下只為知曉一人姓名。只有一次離別,是弦斷音垮,景在人散。

而當我親目睹春耕熱烈沸騰的場面時

當凜冽徹骨的霜風轉化成吹面不寒的和風時;當晶瑩剔透的雪花羽化成潤物無聲的細雨時;當死寂冷清的荒野蛻變成喧沸熱鬧的綠野時,春天輕輕悄悄地開始了。萬物複蘇,蓄勢待發,處處充滿著新生的喜悅和希望;蛙鳴蟲啾,魚躍鳥舞,處處洋溢著生命的活力和能量;土壤濕潤,溪水叮咚,提醒著鄉村人們春耕也開始了。

一年之計在於春,千古流傳的名言道出了春在一年四季中所占的重要位置:春是步入新的一年的階梯,是春耕播種的好時節,是全年收成的基礎和鋪墊。想像中的春耕圖美得如詩如畫:斜風細雨中,一位老翁身披蓑衣,頭戴鬥笠,褲腿高挽,一手扶木犁柄,一手執皮鞭,吆喝著趕一頭膘肥體壯的犍牛悠然穿行在水田。而當我親目睹春耕熱烈沸騰的場面時,才發現春耕舍棄了舊形象,轉變為新模樣。

這天陽光明媚,田裏一派熱火朝天的繁忙景象,春耕的人們都在田裏大展身手。 一個身材健碩的中年男人正在耕田,微耕機是他最得利的幫手。只見他目光從容篤定,微彎著腰,雙手緊握著微耕機柄把,熟稔地駕駛著微耕機在田間來回穿梭,隨著“轟轟……轟轟……”的響聲,隔年的作物殘茬、雜草害蟲全被碾碎翻進土裏,化作最好的肥料。表層被破壞的土壤,也被深翻到底層休養生息。耕過的泥土松軟平整,細膩均勻,層次分明,為開啟了鄉村人一年收成的希望之門。他大概是個耕地的行家裏手,只一會兒工夫,就耕了好幾塊田。遺憾的是,因為陽光明媚,沒有一人披蓑戴笠;也沒有看到一頭耕牛。我想,社會在飛速發展進步,鄉村變化日新月異,用機器操作取代原始勞作,不但省時省力,而且收成更好。看來,我只能把想像的春耕圖當作一段曆史慢慢回味了。

一個兩鬢斑白但精神矍鑠的老奶奶正在築田埂。她本來可以在家中好好休息,頤養天年,但勤勞已成為她一輩子的習慣。與其閑在家中,不如力所能及地幫家裏做點事。只見她身拴塑料長圍腰,腳蹬齊膝水鞋靈活地彳亍在田中。順著隔年的老田埂,奮力用鐵鍬把田泥一 鍬一鍬地鏟到田埂上,再鏗鏘有力地用鐵鍬踏平整。她時不時抬起頭,左顧右盼,看看田埂寬窄高低是否達到要求。雖然黃泥糊滿了她的鞋子,泥星不時濺在身上臉上頭發上,但她毫不在乎。不知不覺一條美觀牢固的田埂如藝術品般呈現在眼前了,宛若一條黃褐色的帶子環繞在田間。鄉村老人條件有限,不能像城裏老人通過跳廣場舞鍛煉身體,但他們通過田間勞動照樣能舒活筋骨,抖擻精神,大概比跳廣場舞更有趣,更有實際價值吧!

 

和流年裏為你臨下的詩篇

亭前那朵花兒,已開了一半,在雪中,顯得冷傲而孤單。開始時,我從不知在那冰冷的一角,可以開出花來,而開了一半,卻又停止了…無人能預測它日後的命運,是繼續開放,成為一朵美的奇跡,還是終敗寒風,漸漸枯零

我從不是一個因花敗而感懷的人,只是默默慨歎,它和曾經的我一樣,不過,曾經,畢竟是曾經,月亭孤星,也會因一朵花開而美好。

不知它是否會同如今的我一樣,常沐花陽。一抹陽光,恰時地改變了我的心情,變得溫潤而美好。不求它美得妖嬈,有花香就好。望月時,總會想到一些往事,或是在晚風中,想念某一個人,風花雪月都似有了情感,在夜幕下,低吟,淺唱。

〖月雨〗

若人生只如初見,我定陪你一夢千年……

素雪紛飛的夜裏,因為有你,真得很暖,聆聽花開的聲音,好似燕語呢喃。今月彎彎,掛滿了對你的思念,星星在眨著眼,點綴著愛你的月天。親愛,你曾說過,你懂我,那么,若你懂得,請在雪煙離散時,陪伴我。看看月邊,我已為你,買通了桃花仙…

獨處紅塵中,不免有些思念,但花消人散已是尋常,風在追,也追不過過往。雪落花旁,又有多少人持賞,你可曾知,我是你窗前那顆星點,已為你,許下多少嵐願。漸漸,我已不去想你,參一道茶,品味其中的禪意,那風輕雲淡的氣息,可是月夜裏,還是會不禁地,想你。

將心打開,天地也寬了起來。以真心待人,也收獲了萬千的暖,有了許多朋友,和高山流水覓的知音,獨守一顆簡單的心,和我愛的人。流年也就在這時,加快了腳步,白了鬢間,也蒼老了我們的容顏,而有些東西,不會因時華而變,就像為你許下的心願,和流年裏為你臨下的詩篇。

坐在院落裏便能尋一份清涼

曾經是那么渴望抵達,憧憬著遇見的美好,而今卻學會了退卻青澀,面對現實,感受幸福,善待悲歡。

尼采說,每一個不曾起舞的日子,都是對生命的辜負。人生,山一程水一程,長路迢迢,孤獨也好,奔忙也罷,都是一種自我的成全。

一個人的成熟,不在於讓自己變得多完美,而是學會了承受.

如此,便越發學會了輕描淡寫,不動聲色,學會了從容,學會在尋常裏,淺笑成歌。

紅塵總是太深,我卻執著於簡單,我渴望的生活是看山是山,看水是水.

真情能夠相互取悅,而不是在交際,我欣賞勞有所得,厭惡不勞而獲,我希望每一次的付出都能被尊重,渴望人與人之間真誠相處,我喜歡種瓜得瓜,種豆得豆的簡單生活。

春天裏,推開窗,便能聞到陽光的味道,夏季,坐在院落裏便能尋一份清涼,秋天裏,能和懂得的人看長河落日圓,冬天裏,坐在爐火旁,安靜的聆聽雪落的聲音。

只有讀懂自己,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才能按照自己的意願,守護好自己的內心。

欣賞那句,心安即是靜土,希望每個人,都能趨近於自己的意願來生活,真實的美在其中。

歲月如此漫長,終要不斷的前行,願你的生活明媚而不憂傷,願你能活成自己喜歡的模樣,願你在塵世間獲得幸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