尋找“桃花源” 觀唐藝術區首屆藝術季開幕

9月15日,觀唐藝術區首屆藝術季正式開幕,此次藝術季是以“桃花源”為主題,以葉錦添的全觀演出“桃花源”為起始,以張錳策展的新媒體藝術展、盧征遠策展的戶外公共藝術展、薑江打造的沉浸式跨界演出為主體,以蔡志松和青山周平的獨立藝術單元為渲染,為參觀者打造了一個極致的五感體驗空間。

京郊外 茂林中 即得觀唐

午後時分,來到這座隱匿於現代氣息中的觀唐藝術區,迎面便能看到一幢幢仿唐式建築錯落有致的排布在湖心島的周圍,呈日月之勢,頗有些風水五行調和之妙。屋頂舒展、門窗古樸,與戶外的現代景觀碰撞呼應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不愧有“公園中的美術館”的盛名。

神往之 苦尋之 陶潛今何在?

桃花源主創薑江、盧征遠、張錳、彥風以及館長於向溟和藝術區創始人李保剛

數千年前,陶潛公的《桃花源記》,描繪了一個質樸自然的化外世界,這個世界代表了中國人苦苦尋求的精神出口,美好、隱秘、可望而不可及。千百年來,我們追尋著詩人的足跡,找得到現實中“芳草鮮美,落英繽紛”的桃林,卻難得人心的“桃源”。

此次觀唐藝術區首屆藝術季,便是以“桃花源”為主題,以葉錦添的全觀演出“桃花源”為起始,以張錳策展的新媒體藝術展、盧征遠策展的戶外公共藝術展、薑江打造的沉浸式跨界演出為主體,以蔡志松和青山周平的獨立藝術單元為渲染,為來賓們打造了一個極致的五感體驗空間。希望每個人都能在這裏得到陶潛公的神引,找到屬於自己的精神角落。

傍晚的觀唐,處處可見桃花的蹤跡,更難得的是此刻在園內流淌著的,讓人沉浸其中的怡然自樂之情。

全觀演出“桃花源”

沿著園區主幹道行走,小噴泉的對面便是此次藝術季的開幕活動的第一個場所——下沉廣場。在正式演出開始之前,觀唐藝術區創始人李保剛、觀唐美術館館長於向溟登台向前來參與活動的嘉賓表示感謝,還留下了懸念,讓大家期待後面的驚喜。

簡短的致謝後,今夜最大的驚喜在下沉廣場隆重上演——葉錦添攜團隊帶來的全觀演出“桃花源”,立體黑幕將觀眾包裹在這個飄渺的小世界裏,亦真亦幻,變化無窮,仿佛具有不可抗拒的魔力,將觀眾的心牢牢抓住,捏起又放下。

在短短的40分鍾內,觀眾隨著舞者的演繹,經曆了“無識”、“緣滅”、“神幽”這生命的輪回曆程。世間萬物皆是化相,緣起於心,心動生欲,欲求不得,虛虛實實,最終還是幻化回人的內心深處。

當我們在追尋桃花源時,我們究竟在追尋什么?也許在這裏能找到答案。

“桃花源”演出的餘韻尚在心中久久盤桓,踱步出下沉廣場,由藝術家張錳策劃的新媒體展《時空和諧——熟悉與疏遠之間》已拉開帷幕。這場展覽有近30多件媒體藝術裝置作品呈現給觀眾。

“流動的時空”部分,有點像我們理解的四維世界,多了一個時間的維度,所以在這裏的空間不僅只是一個純粹的產品,也是一種瞬時的流動體,在熟悉與疏遠間搖擺。

“透明住所”部分,則代表了互聯網世界對人類生活的無形改變。住所是私密的,是有形的,但互聯網的聯接,使有形的空間變得脆弱,模糊了私密與公共的界限。在電子空間裏,沒有地域沒有界限,有的只是一個個標簽,這樣的標簽時代,又會將人類帶向怎樣的旅途?

“常規中的詩意”部分,顧名思義,是將現代生活和藝術融合一體,創造更廣泛、更具有包容性的藝術作品。

日暮西垂,今夜的景色格外動人,本以為陰天會下雨,卻不曾想霞光能沖破天際,戶外的公共雕塑展便在這樣的美景下上演,以燈光烘托,呈現了各位藝術家對桃源世界的具象理解。

展覽亦分為三個部分,重現《桃花源記》中武陵人的探秘之路,從“尋跡”伊始,到“芳澤”一遊,再到“迷蹤”落幕,配合觀展動線,為觀眾帶來身臨其境的沉浸體驗。

當現代雕塑作品,與優美柔和的景觀融合,人們仿佛是在兩種時空中穿梭往來,現代生活的喧嘩在這裏平息,精神與靈魂在這裏得到安放與休憩。

觀看完戶外公共雕塑展,夜幕下,觀唐藝術區創始人李保剛、觀唐美術館館長於向溟在湖邊的光屋前,向大家剖述心聲,讓我們了解到觀唐人們內心的桃源向往。

李保剛談到了觀唐未來的定位和意義。這座藝術區經過六年精心打造,凝結了中外設計師的智慧和建造者的心血,藝術區將來會成為藝術家的樂園,也是喜愛藝術的朋友們的聚集地,更是優秀文化項目的獲獎地。今天上午陰雲密布,沒想到到了傍晚卻豁然開朗,與今天的主題奇妙契合,預示著觀唐藝術區在未來將是大家心目中最美好的桃花源。

於向溟則回憶了過去藝術區建設過程中遇到的種種困難艱辛,他說到:“觀唐人創造的奇跡才剛剛開始,非常感謝在座的團隊這幾年來的努力與付出。藝術和內心的棲息之地,這就是我們想說的桃花源。”

湖邊的光屋開始流轉,桃花花瓣在光屋內起飛騰舞,著名音樂家宋昭與舞蹈家李倩合作表演的《呼吸》徐徐上演,這也是此次沉浸式跨界演出的第一個篇章。

演出的第二個篇章是由潘曉佳、汪文偉合作的昆曲表演《遊園》。漫步湖心,踏波而來,如從古畫中出走的妙人,又似指渡迷津的仙伶,行腔委婉細膩、流利悠遠,在湖面上悠悠蕩蕩,飄散開來。

水幕表演《幻樂》則賺足了觀眾的眼球。畫面中的女孩似騰飛天空或自天而降,與自然夜空融為一體,產生虛無縹緲之感,大魚遊於夜空,穿梭逡巡,將夜空幻化成夜海,如夢如幻影,一時間竟真的讓人“不知有漢,無論魏晉”了。

最後,台灣優人神鼓帶來的《持劍之心》將跨界演出帶向高潮。《持劍之心》是優人神鼓作品《勇者之劍》的最後一個情節,作品的情緒愈發明朗,眾人伴著音樂跳躍舞動,中鼓、排鼓、海螺、鈸、木魚、唱頌交錯應和,當鼓聲陣陣,穿破雲空,勇士終於迸發出內心深處的堅定力量,撥雲見月,直見本心。

演出結束後,觀唐園准備的茶歇與after party,更是處處桃花,意趣連連,真正為觀者帶來了360度的桃源之旅。

千百年來,文人以詩詞探索,畫師以畫作寄情,普通人則念念不忘著“問今是何世,乃不知有漢,無論魏晉”,或許這就是桃源的所在。

它創造於陶潛公的精神世界,流傳於世人的精神向往中,心若有所想、所向、所需、所求,它便出現,為世人無處安放的夢提供庇護;它出生於千百年前的詩文,卻依舊鮮活的存在於當代藝術當中,或許滋養世人的精神追求,就是它存在的原因和意義。

此次到訪的觀唐藝術區由美術館、藝術酒店、生活美學館等多種藝術業態組成,打造了一站式藝術體驗模式。汲取並融合中西方優秀文化,生於傳統,超於傳統,最終破界傳統,未來也將向世人傳達美學、文化、音樂、戲劇等多種形式的組合,沒有邊界,讓更多元的藝術形態在這裏彙聚、成型。也許百年後,提起觀唐,便又是一個讓人念念不忘的當代桃花源了。

從不敢與女孩子說上一句話

我長得特別帥,屬於一米八二高挑身材,劍眉朗目,膚粉臉若,活脫脫,潘安小鮮肉,帥氣一美哥;學習好,門門功課數第一,琴棋書畫,無一不精,三點一線,教室、圖書館、食堂,穿插一線回宿舍。

但天生的缺陷,恭維的才子身世離奇。孤兒一個,無父無母無兄弟姐妹,其它一切,都是杳無絲毫訊息。吃飯、穿衣、睡覺、生病、住宿、讀書等等,民政局救濟長成人。只知卑微地活著,不懈地努力,順利地考上大學,門門功課還是數第一;可生活,卻像一張白水紙,從不敢與女孩子說上一句話,偶爾碰上,只曉得臉紅耳熱,要羞澀半個月。

然,自己卻發生了戀愛,震撼了整個大學城。被她,聶泓葉,一泓清泉飄浮的落葉,輕輕一勾,就墮入情網,陷進愛河,成為愛情奴隸,捕捉的愛神維納斯。

秋風拂過,演講完畢,乘著精神抖擻,我步下樓梯,在夜的燈光迷離中,奔跑回宿舍。

不冷的秋,默吟杜甫巜茅屋為秋風所破歌》,一邊喁喁自語,一邊思想翩飛,不朽的杜老夫子,那個憨態,可愛老頭兒,不錯的神戳戳東西,怪不得飆升詩聖。

在廊回曲折廊亭拐角,我已刹不住腳,不期而遇與人碰個滿懷,還抱在了一起。是慣性思維,是腦袋發熱,是愛神沖撞,她抱了我,我也抱了她,擰神一會兒,站定的瞬間,我秒呆,哇,仙女下凡,不知咋去表達清純:

高挑身材,膚白如雪,鵝蛋形的臉,泛著濃濃春意,風衣,束腰,美腿,“回眸一笑百媚生,臉綻春色顏色稀;撩人眸子未曾見,一逢定然俘愛心。”

呆呆的我,在美豔少女面前,被冷美的凜,自己第一次失態,也不知怎麼地,我倆開始了擺話語,一邊邊走,好像話聊不盡。這一夜,讓我倆圍著校園,走啊走,坐啊坐,浪漫多情的愛戀,轟動和驚詫了整個人文學院。

縱然以為可以遺忘的一幹二淨

從多久時,開始字裏行間的出現一個人的名字,從此這幾個字成為了每篇文章必書的溫柔。可是時光從容依舊,但是人兒早已離分。愛恨情仇在時光面前都會漸漸模糊,溫柔又何能捱過歲月的侵蝕,只能暫淺、消弭。人生中有那么幾個可以供以回想的故事,但是每一次回想都會刺痛自己的心。縱然以為可以遺忘的一幹二淨,殊不知在尋常的刹那間還是會忍不住的落淚。

三月門扉、時光向晚,邀春燕送去錦帛,上面寫滿了思念。遇見是春水初生,思念是春林初盛,待到離別,才發現春風十裏都不如你。當初,義無反顧,掙脫世俗的枷鎖,相守在一起。不求一世長安,歲月清明,但求世事無過,日子疏淺。可後來才懂得,不管你的誓諾是小是大,唯擁有一顆恒久不變的心才能允以實現。

前世,也許是我牽一匹白馬,踏過絨花落滿的路徑。今生,一定是你執著素筆,拾撿記憶的畫卷。前世,也許是你菩提樹下,虔誠素願的祈求。今生,一定是我靜坐堂前,俯讀經卷,參悟知見。不知道其間有著何種聯系,但是我們都曾走過相同的路徑、都曾到過相同的地方、都曾經擁有相同的祈求,無論前奏有多長,但終歸會相遇,或早或晚。

日子晚了成夕陽,人兒晚了卻化作生離死別。

一抹相思淚,碧階滴無痕。

忽而歲月晚,相見欲生恨。

有多少遇見,是珍珠細露墜然葉底;有多少遇見,是茗茶香飄卻無聲無味;有多少遇見,是城西角下梧桐放走清秋;有多少遇見,是陌上看花且早歸;有多少遇見,是詩句裏藏頭;有多少遇見,是菩提下只為知曉一人姓名。只有一次離別,是弦斷音垮,景在人散。

而當我親目睹春耕熱烈沸騰的場面時

當凜冽徹骨的霜風轉化成吹面不寒的和風時;當晶瑩剔透的雪花羽化成潤物無聲的細雨時;當死寂冷清的荒野蛻變成喧沸熱鬧的綠野時,春天輕輕悄悄地開始了。萬物複蘇,蓄勢待發,處處充滿著新生的喜悅和希望;蛙鳴蟲啾,魚躍鳥舞,處處洋溢著生命的活力和能量;土壤濕潤,溪水叮咚,提醒著鄉村人們春耕也開始了。

一年之計在於春,千古流傳的名言道出了春在一年四季中所占的重要位置:春是步入新的一年的階梯,是春耕播種的好時節,是全年收成的基礎和鋪墊。想像中的春耕圖美得如詩如畫:斜風細雨中,一位老翁身披蓑衣,頭戴鬥笠,褲腿高挽,一手扶木犁柄,一手執皮鞭,吆喝著趕一頭膘肥體壯的犍牛悠然穿行在水田。而當我親目睹春耕熱烈沸騰的場面時,才發現春耕舍棄了舊形象,轉變為新模樣。

這天陽光明媚,田裏一派熱火朝天的繁忙景象,春耕的人們都在田裏大展身手。 一個身材健碩的中年男人正在耕田,微耕機是他最得利的幫手。只見他目光從容篤定,微彎著腰,雙手緊握著微耕機柄把,熟稔地駕駛著微耕機在田間來回穿梭,隨著“轟轟……轟轟……”的響聲,隔年的作物殘茬、雜草害蟲全被碾碎翻進土裏,化作最好的肥料。表層被破壞的土壤,也被深翻到底層休養生息。耕過的泥土松軟平整,細膩均勻,層次分明,為開啟了鄉村人一年收成的希望之門。他大概是個耕地的行家裏手,只一會兒工夫,就耕了好幾塊田。遺憾的是,因為陽光明媚,沒有一人披蓑戴笠;也沒有看到一頭耕牛。我想,社會在飛速發展進步,鄉村變化日新月異,用機器操作取代原始勞作,不但省時省力,而且收成更好。看來,我只能把想像的春耕圖當作一段曆史慢慢回味了。

一個兩鬢斑白但精神矍鑠的老奶奶正在築田埂。她本來可以在家中好好休息,頤養天年,但勤勞已成為她一輩子的習慣。與其閑在家中,不如力所能及地幫家裏做點事。只見她身拴塑料長圍腰,腳蹬齊膝水鞋靈活地彳亍在田中。順著隔年的老田埂,奮力用鐵鍬把田泥一 鍬一鍬地鏟到田埂上,再鏗鏘有力地用鐵鍬踏平整。她時不時抬起頭,左顧右盼,看看田埂寬窄高低是否達到要求。雖然黃泥糊滿了她的鞋子,泥星不時濺在身上臉上頭發上,但她毫不在乎。不知不覺一條美觀牢固的田埂如藝術品般呈現在眼前了,宛若一條黃褐色的帶子環繞在田間。鄉村老人條件有限,不能像城裏老人通過跳廣場舞鍛煉身體,但他們通過田間勞動照樣能舒活筋骨,抖擻精神,大概比跳廣場舞更有趣,更有實際價值吧!

 

和流年裏為你臨下的詩篇

亭前那朵花兒,已開了一半,在雪中,顯得冷傲而孤單。開始時,我從不知在那冰冷的一角,可以開出花來,而開了一半,卻又停止了…無人能預測它日後的命運,是繼續開放,成為一朵美的奇跡,還是終敗寒風,漸漸枯零

我從不是一個因花敗而感懷的人,只是默默慨歎,它和曾經的我一樣,不過,曾經,畢竟是曾經,月亭孤星,也會因一朵花開而美好。

不知它是否會同如今的我一樣,常沐花陽。一抹陽光,恰時地改變了我的心情,變得溫潤而美好。不求它美得妖嬈,有花香就好。望月時,總會想到一些往事,或是在晚風中,想念某一個人,風花雪月都似有了情感,在夜幕下,低吟,淺唱。

〖月雨〗

若人生只如初見,我定陪你一夢千年……

素雪紛飛的夜裏,因為有你,真得很暖,聆聽花開的聲音,好似燕語呢喃。今月彎彎,掛滿了對你的思念,星星在眨著眼,點綴著愛你的月天。親愛,你曾說過,你懂我,那么,若你懂得,請在雪煙離散時,陪伴我。看看月邊,我已為你,買通了桃花仙…

獨處紅塵中,不免有些思念,但花消人散已是尋常,風在追,也追不過過往。雪落花旁,又有多少人持賞,你可曾知,我是你窗前那顆星點,已為你,許下多少嵐願。漸漸,我已不去想你,參一道茶,品味其中的禪意,那風輕雲淡的氣息,可是月夜裏,還是會不禁地,想你。

將心打開,天地也寬了起來。以真心待人,也收獲了萬千的暖,有了許多朋友,和高山流水覓的知音,獨守一顆簡單的心,和我愛的人。流年也就在這時,加快了腳步,白了鬢間,也蒼老了我們的容顏,而有些東西,不會因時華而變,就像為你許下的心願,和流年裏為你臨下的詩篇。

坐在院落裏便能尋一份清涼

曾經是那么渴望抵達,憧憬著遇見的美好,而今卻學會了退卻青澀,面對現實,感受幸福,善待悲歡。

尼采說,每一個不曾起舞的日子,都是對生命的辜負。人生,山一程水一程,長路迢迢,孤獨也好,奔忙也罷,都是一種自我的成全。

一個人的成熟,不在於讓自己變得多完美,而是學會了承受.

如此,便越發學會了輕描淡寫,不動聲色,學會了從容,學會在尋常裏,淺笑成歌。

紅塵總是太深,我卻執著於簡單,我渴望的生活是看山是山,看水是水.

真情能夠相互取悅,而不是在交際,我欣賞勞有所得,厭惡不勞而獲,我希望每一次的付出都能被尊重,渴望人與人之間真誠相處,我喜歡種瓜得瓜,種豆得豆的簡單生活。

春天裏,推開窗,便能聞到陽光的味道,夏季,坐在院落裏便能尋一份清涼,秋天裏,能和懂得的人看長河落日圓,冬天裏,坐在爐火旁,安靜的聆聽雪落的聲音。

只有讀懂自己,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才能按照自己的意願,守護好自己的內心。

欣賞那句,心安即是靜土,希望每個人,都能趨近於自己的意願來生活,真實的美在其中。

歲月如此漫長,終要不斷的前行,願你的生活明媚而不憂傷,願你能活成自己喜歡的模樣,願你在塵世間獲得幸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