縱然以為可以遺忘的一幹二淨

從多久時,開始字裏行間的出現一個人的名字,從此這幾個字成為了每篇文章必書的溫柔。可是時光從容依舊,但是人兒早已離分。愛恨情仇在時光面前都會漸漸模糊,溫柔又何能捱過歲月的侵蝕,只能暫淺、消弭。人生中有那么幾個可以供以回想的故事,但是每一次回想都會刺痛自己的心。縱然以為可以遺忘的一幹二淨,殊不知在尋常的刹那間還是會忍不住的落淚。

三月門扉、時光向晚,邀春燕送去錦帛,上面寫滿了思念。遇見是春水初生,思念是春林初盛,待到離別,才發現春風十裏都不如你。當初,義無反顧,掙脫世俗的枷鎖,相守在一起。不求一世長安,歲月清明,但求世事無過,日子疏淺。可後來才懂得,不管你的誓諾是小是大,唯擁有一顆恒久不變的心才能允以實現。

前世,也許是我牽一匹白馬,踏過絨花落滿的路徑。今生,一定是你執著素筆,拾撿記憶的畫卷。前世,也許是你菩提樹下,虔誠素願的祈求。今生,一定是我靜坐堂前,俯讀經卷,參悟知見。不知道其間有著何種聯系,但是我們都曾走過相同的路徑、都曾到過相同的地方、都曾經擁有相同的祈求,無論前奏有多長,但終歸會相遇,或早或晚。

日子晚了成夕陽,人兒晚了卻化作生離死別。

一抹相思淚,碧階滴無痕。

忽而歲月晚,相見欲生恨。

有多少遇見,是珍珠細露墜然葉底;有多少遇見,是茗茶香飄卻無聲無味;有多少遇見,是城西角下梧桐放走清秋;有多少遇見,是陌上看花且早歸;有多少遇見,是詩句裏藏頭;有多少遇見,是菩提下只為知曉一人姓名。只有一次離別,是弦斷音垮,景在人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