而當我親目睹春耕熱烈沸騰的場面時

當凜冽徹骨的霜風轉化成吹面不寒的和風時;當晶瑩剔透的雪花羽化成潤物無聲的細雨時;當死寂冷清的荒野蛻變成喧沸熱鬧的綠野時,春天輕輕悄悄地開始了。萬物複蘇,蓄勢待發,處處充滿著新生的喜悅和希望;蛙鳴蟲啾,魚躍鳥舞,處處洋溢著生命的活力和能量;土壤濕潤,溪水叮咚,提醒著鄉村人們春耕也開始了。

一年之計在於春,千古流傳的名言道出了春在一年四季中所占的重要位置:春是步入新的一年的階梯,是春耕播種的好時節,是全年收成的基礎和鋪墊。想像中的春耕圖美得如詩如畫:斜風細雨中,一位老翁身披蓑衣,頭戴鬥笠,褲腿高挽,一手扶木犁柄,一手執皮鞭,吆喝著趕一頭膘肥體壯的犍牛悠然穿行在水田。而當我親目睹春耕熱烈沸騰的場面時,才發現春耕舍棄了舊形象,轉變為新模樣。

這天陽光明媚,田裏一派熱火朝天的繁忙景象,春耕的人們都在田裏大展身手。 一個身材健碩的中年男人正在耕田,微耕機是他最得利的幫手。只見他目光從容篤定,微彎著腰,雙手緊握著微耕機柄把,熟稔地駕駛著微耕機在田間來回穿梭,隨著“轟轟……轟轟……”的響聲,隔年的作物殘茬、雜草害蟲全被碾碎翻進土裏,化作最好的肥料。表層被破壞的土壤,也被深翻到底層休養生息。耕過的泥土松軟平整,細膩均勻,層次分明,為開啟了鄉村人一年收成的希望之門。他大概是個耕地的行家裏手,只一會兒工夫,就耕了好幾塊田。遺憾的是,因為陽光明媚,沒有一人披蓑戴笠;也沒有看到一頭耕牛。我想,社會在飛速發展進步,鄉村變化日新月異,用機器操作取代原始勞作,不但省時省力,而且收成更好。看來,我只能把想像的春耕圖當作一段曆史慢慢回味了。

一個兩鬢斑白但精神矍鑠的老奶奶正在築田埂。她本來可以在家中好好休息,頤養天年,但勤勞已成為她一輩子的習慣。與其閑在家中,不如力所能及地幫家裏做點事。只見她身拴塑料長圍腰,腳蹬齊膝水鞋靈活地彳亍在田中。順著隔年的老田埂,奮力用鐵鍬把田泥一 鍬一鍬地鏟到田埂上,再鏗鏘有力地用鐵鍬踏平整。她時不時抬起頭,左顧右盼,看看田埂寬窄高低是否達到要求。雖然黃泥糊滿了她的鞋子,泥星不時濺在身上臉上頭發上,但她毫不在乎。不知不覺一條美觀牢固的田埂如藝術品般呈現在眼前了,宛若一條黃褐色的帶子環繞在田間。鄉村老人條件有限,不能像城裏老人通過跳廣場舞鍛煉身體,但他們通過田間勞動照樣能舒活筋骨,抖擻精神,大概比跳廣場舞更有趣,更有實際價值吧!